颁奖典礼在浙江武义举行,挖掘现实主义的力量

 马尼拉ag赌场     |      2020-02-27 10:44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10月27日,首届“蒋风儿童文学青年作家奖”的颁奖典礼在中国温泉名城-武义举行。同时,谢倩霓、格日勒其木格•黑鹤等作家工作室加盟武义“百名儿童文学名家创作基地”,永康、武义两地缔结儿童文学影视合作友好关系。

图片 1

图片 2

8月23日下午,由接力出版社主办的“大家一起做好书•真实的力量——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新状态”中外作家、画家交流会在北京图博会上举行。

微信图片_201910271626471

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薛涛、格日勒其木格•黑鹤、王璐琪,来自俄罗斯的翻译家玛莉娅•谢梅纽珂、插画师叶甫根尼•波德科尔津、儿童文学作家尤里•涅奇波连科和弗拉基米尔•济斯曼,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副总干事罗向京等参加了此次对谈。活动由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主持。

获得首届“蒋风儿童文学青年作家奖”的作家名叫格日勒其木格•黑鹤。对于本次获奖,黑鹤开始没有回应。因为这个是社会各界推荐、专家层层遴选出来的奖项,他开始不知道自己得了这么一个奖。后来他在微博上写道:“得了这个奖之后一直没有转发。到这个年龄,以为得奖应该更多的是压力吧。另外我不了解这个奖,心有忐忑。刚刚得知这个奖的首届理论贡献奖获得者是刘绪源先生。能够与刘绪源先生获得同样的奖,这是我的荣耀。我与刘老师一定有共同的地方。这位曾经表扬过我的评论家已经去了,此时应身在银河。奖励。我当这个奖是鼓励了。感谢所有的评委,希望你们没有选错。”10月27日,黑鹤从黑龙江来到武义领取了这一大奖。

俄罗斯文学有着深厚的现实主义传统,为世界贡献了一大批卓越的现实主义文学经典,并对中国当代文学产生了巨大影响。对谈中,两国作家、学者围绕“我们为什么需要现实主义的儿童小说”、“孩子喜欢什么样的现实主义儿童小说和美术作品”、“当下中外现实主义儿童小说的新走向”三个主题进行了讨论。

汤汤给黑鹤的颁奖词是这样写的:黑鹤的文字具有某种神韵和灵性,如蒙古长调般悠长舒缓,壮阔深厚,绵绵地诉说着他对于旷野的眷恋,对于动物的挚爱。虽然笔触大多是遥远的风景,但却逼真地写出了每一个人心中永恒的守望情结,是一种生命本真与自然融合的挽歌。他的作品有着磅礴的气象和质朴粗粝的美好,还有着博大的悲悯情怀,精准地呈现出荒野文明和都市文明迥然不同的精神气质。黑鹤是当代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中极具分量的存在,他扩展了儿童文学书写的版图,带给儿童读者的不仅是动物文学的艺术高度,更是儿童文学中难得的气象、格局和精神底气。

以最高限度的真实性承载创意

活动期间,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参加了黑鹤作品研讨会,给黑鹤提出了诚恳、尖锐又非常专业的建议和意见。下午2点,黑鹤在武义璟园童话书屋跟孩子们分享“童年在草原上的我”。带孩子们走进草原、走近动物,感应写作的动力,挖掘题材的源泉。晚上他还会到浙江师范大学红楼,与学校师生交流、探讨儿童文学的阅读和写作。

儿童文学呼唤现实主义精神,是近些年来很多儿童文学作家的共识,人们希望儿童文学能更真实地反映当下少年儿童的生活现实和心理现实。

浙师大和武义期待通过“蒋风儿童文学奖”这个载体,让大家插上童心的翅膀,创作出更多更好的儿童文学精品,并吸引更多人参与儿童文学事业,发展壮大儿童文学产业,为金华文旅产业发展添砖加瓦。

在谈及我们为什么需要现实主义的儿童小说时,曹文轩提到巴西著名现实主义作家若热•亚马多描述其代表作《可可》时的一句话——“我力图在这本书中,用最低限度的文学性与最高限度的真实性,来讲述巴西巴伊亚州南部可可庄园工人的生活”。曹文轩认为,现实主义是创作的根本之源,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故事是任何虚构、想象都无法比拟的,它们的神奇、出人意料以及其背后复杂、丰富的含义,是远远超出虚构和想象能够给予我们的。在儿童文学创作中,如果淡化了现实主义精神,忘却了对写实功夫的琢磨与操练,再好的故事与创意都无法表现。有价值的创意是建立在基本功夫之上的,中国的儿童小说必须重新面对现实主义。

为儿童文学注入现实主义的力量,就需要坚持细节真实。格日勒其木格•黑鹤在谈及自己的动物小说时说到,动物小说是杜撰的,但所有的细节是真实的。在创作关于蒙古马的长篇小说《血驹》时,为了得到最真实、最具有震撼力的细节,黑鹤走访了呼伦贝尔草原上的牧马人,搜集素材就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薛涛也有相似的创作体验:“我的文字每天都在跟‘真实性’、‘现实性’较劲。”在他看来,作家笔下的真实不是琐碎的、零散的,而是要通过作家敏锐的“天眼”洗礼、升华、重构,这样的创作才能够承载起意义和思想,达到史诗的体量和格局。

尤里•涅奇波连科认为,现实主义小说与儿童成长的心理紧密相关,并且通过阅读,现实主义儿童小说会促进代际之间、家庭内部的沟通和理解,这也是现实主义的力量。

走入儿童的内心,建立与社会的关系